云顶娱乐:《东邪西毒》重映开启的老片重映潮持续不断

当重映的《千与千寻》宣布上映日期,将与皮克斯出品的《玩具总动员4》同档期竞争时,恐怕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部18年前的老片,居然能在票房上完胜《玩具4》这个强大的对手。很多人应该也还记得,同属宫崎骏经典作品的《龙猫》,半年前刚刚在国内重映,同样收获了过亿的不错票房。

电影重映热潮来袭 观众还欠谁的电影票?

2019/07/25 | 时间之葬| 阅读次数:1214| 收藏本文

电影重映热潮

当重映的《千与千寻》宣布上映日期,将与皮克斯出品的《玩具总动员4》同档期竞争时,恐怕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部18年前的老片,居然能在票房上完胜《玩具4》这个强大的对手。很多人应该也还记得,同属宫崎骏经典作品的《龙猫》,半年前刚刚在国内重映,同样收获了过亿的不错票房。

近年来,经典电影在国内重映早已屡见不鲜。如果你是一个时常出入影院的影迷,应该都会对《东邪西毒》《倩女幽魂》《新龙门客栈》《大话西游》《功夫》《甜蜜蜜》《一代宗师》《红高粱》《英雄本色》《泰坦尼克号》《侏罗纪公园》等一大批经典影片的重映尚有印象。

经典电影的重映,让观众圆了“还xx一张电影票”的梦,看上去是门不错的生意?

《东邪西毒》重映开启的老片重映潮持续不断 经典老片重映热 账该怎么算?

张艺谋1988年的电影《红高粱》,时隔30年后重映。10月12日重映首日,共有1000余家影院排映了1771场次,排片率为0.5%(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规模非常之小,显然瞄准的并非一般观众而是资深影迷。因仍是工作日的缘故,影片的上座率也相当一般,票房成绩相对于大盘,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近年来,经典电影在国内重映早已屡见不鲜。如果你是一个时常出入影院的影迷,应该都会对《东邪西毒》《倩女幽魂》《新龙门客栈》《大话西游》《功夫》《甜蜜蜜》《一代宗师》《红高粱》《英雄本色》《泰坦尼克号》《侏罗纪公园》等一大批经典影片的重映尚有印象。

经典电影重映卖点:不仅更清晰 而且内容不一样

这股电影重映的风潮,始于2009年的《东邪西毒:终极版》。王家卫的《东邪西毒》早已成为影迷心中公认的后现代经典作品,此次重映的《终极版》,经过了重新剪辑,包括画面、时长、配乐、标题、对白等诸多细节,都与当初的94版不同。在不少人眼中,这已经是与94版截然不同的另一部电影。

在国内的电影网站豆瓣上,《东邪西毒》和《东邪西毒:终极版》就有两个不同的电影条目。这两个条目最初一度被豆瓣合并,但是由于更多网友认为这是两部不同的电影,应该区别对待,后来才又把条目各自分开。

《东邪西毒:终极版》就此为一部电影的重映给出了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经过重新剪辑的电影,其实是一部全新的电影。精心地比较重映版与原版的异同,也成了许多影迷和影评人深入研究一部电影的手段。

相似的手法在几年后又被王家卫玩了一次。2015年1月,在《一代宗师》(2013》上映两周年之际,重新剪辑过后的版本在国内重映。原本130分钟的版本,被剪到了111分钟,不少镜头和场景的顺序也有变化。一时间,原版和重映版孰优孰劣,成了影迷间争论不休的话题。

除了重新剪辑之外,重映的《一代宗师》还全部转制了3D。在3D愈发普及的时代,一部电影的重映,转制3D版本成了最好的理由。

最适用于这一理由的,无疑是那些本来就以视觉和特效为最大卖点的好莱坞大片。先后于2012年和2013年重映的《泰坦尼克号3D》,在重映时都经过了全新的3D转制。这两部电影在电影史尤其是特效史上的经典地位想必无需赘言,重新转制后的3D版本,也令不少观众认为“绝对值回票价”。

在这两部电影问世的当初,电影业的3D技术还远不够发达,因此它们也都是以2D的面貌与观众见面。但这两部电影出色的视觉表现力,又极其适合用全新的3D技术来实现,其效果远胜于大量有名无实的“伪3D”新片。

经过3D转制后的重映版,不但能让许多当年在大银幕错过了它们的影迷有领略其魅力的机会,而且对于影片本身而言也是一次重新焕发生命力的机会,可以说皆大欢喜。这两部电影的重映版本,在国内也收获了重映片的最高票房,分别是9.5亿和3.5亿,足见市场的认可。

与3D转制类似的是数字修复,都是经过全新的技术处理,让一部经典老片以崭新的面貌示人。包括《红高粱》、《英雄本色》、《龙猫》、《倩女幽魂》、《新龙门客栈》、《甜蜜蜜》、《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在内的大量重映片,都是经过全新数字修复的版本,其清晰度和色彩,绝大部分都远胜于老旧的版本。

由于这些影片大多数都距最初上映已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不可避免地会遭遇胶片损坏的情况,很多人通过电视或电脑观看的这些影片,都画质模糊,缺乏光彩。在很大意义上而言,数码修复就像是赋予了这些电影第二次生命。

另外,现在的主流观众,绝大部分当初都无缘在大银幕上观看这些电影,现在让他们以更习惯的高清画面质感去领略这些影片的风采,也是重映的题中应有之义。

一个有趣的案例是2017年重映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在此之前,其实《大话西游》的上下两部《大圣娶亲》和《月光宝盒》曾于2014年在国内进行过一次重映。只不过2014年重映的版本仍然是原始的胶片版,而2017年重映的版本则是经过2K修复的全新数字版,而且增添了十几分钟的新镜头。

结果,2014年上下两部总共才收了1000万左右的票房,而2017年单独一部《大圣娶亲》就卖到了近2亿票房。这一鲜明的对比,可以说是当下的观众对于一部电影的重映版本接受与认可程度最好的证明。大家不但想看更清晰的版本,而且想看多少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版本。

吴宇森经典电影《英雄本色》4K修复版将于11月17日上映。尽管“影龄”已有31年,但从时光网的观众“想看”人数统计来看,该片的人气跟好莱坞大片《正义联盟》不相上下,数字超过万人;在猫眼上,也显示有两万五千多人想看。人气之高可见一斑。

云顶娱乐 1

经典电影的重映,让观众圆了“还xx一张电影票”的梦,看上去是门不错的生意?经典电影重映卖点:不仅更清晰
而且内容不一样

重映电影并非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电影重映,通常需要个由头。一个常见的重映理由,是为了纪念某部电影的上映XX周年。《新龙门客栈》《大话西游》《侏罗纪公园》都选在了影片的20周年进行重映,《龙猫》《红高粱》则是在30周年后进行重映。

在周年这样具有特别纪念意义的时间点上重映一部经典电影,具备一定的话题性,同时又带着几分仪式感,也自然更容易让注重仪式感的影迷们买单。

另一个重映的契机,则是为了配合某位导演即将上映的新作的宣传和造势。这方面的例子是吴宇森的《英雄本色》和张艺谋的《红高粱》。

《英雄本色》重映时,正值吴宇森的《追捕》即将上映,片方适时推出了吴宇森这部认知度最高的代表作,想为新片造势,结果没想到观众们对于《英雄本色》的认可远胜于《追捕》。投资2亿、大范围公映的《追捕》上映十天票房方才艰难破亿,而放映银幕数远少于《追捕》的《英雄本色》却收了3500万票房。在一部质量堪忧的新片和一部早已得到公认的老片之间,观众的选择,可谓一目了然。

无论重映有多少种不同的理由,其背后最大的理由,永远是观众的需求。而观众最强烈的需求,自然是那些多年来无数人喜爱和推崇的明星。

在华语电影里,重映影片最多的明星,无疑是张国荣和周星驰。张国荣因其“不疯魔不成活”的演技和独一无二的话题性,周星驰因其作品的超高流传度和普及性,在影迷群体中,都早有“封神”的态势。正是因此,近十年来,张国荣有《东邪西毒:终极版》《英雄本色》《倩女幽魂》《失业生》等多部作品重映,周星驰也有上下两部《大话西游》和《功夫》得以重映。《大圣娶亲》的两度重映,甚至引发了好一阵“还星爷一张电影票”的话题热议。

无论有多少人是抱着“还XX一张电影票”的心态去观看那些重映的影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有大量重映的电影实实在在地赢得了观众的认可。相较于冒着不小的风险去观看大量了无新意甚至是粗制滥造的新片,重温一部已被时间检验过的经典旧作,反而有更好的观影体验。况且,这些重映的电影,有相当一部分观众可能此前并未看过,对于他们而言,这就是一部全新的电影。

云顶娱乐:《东邪西毒》重映开启的老片重映潮持续不断。而且,对于我国的很大一部分主流观众而言,其实依然有大量的经典电影有待“补课”。只要影片质量上乘,版本优质,完全有市场空间。近几年抢票抢得火热的北京电影节和上海电影节,每年都有大量的经典老片展映被迅速一抢而空,明显供不应求。

这些在电影节展映的影片,某种意义上而言也属于重映,只不过很多影片因为版权问题,目前要想大规模公映还不太现实。但北影节和上影节节节攀高的热烈抢票场面,其实已经证明了这些经典影片的市场需求。

但重映从来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事实上,在近年来重映的数十部电影中,票房可观的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的成绩并不理想。当重映的影片日趋增多时,越来越多滥竽充数的重映片也混进了市场。

其中最典型的是大量低幼化的国产动画,如《摩尔庄园2》《超能兔战队》《潜艇总动员5》等等。这些国产动画即便在首次上映的时候,也鲜有人问津,重映的目的,摆明了是拿现有的影片再圈一次钱,能蒙一点算一点。像这样的重映片,往往也就是一日游的命运。

云顶娱乐,即便是一些有明星加持的重映片,效果也未必理想。张国荣的《失业生》重映票房只有600多万,周星驰的《功夫》3D版也不过2500多万,而《功夫》的3D转制成本就达到了2000万,配合重映的宣传费用也高达1500万。

这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一部分原因是观众对于像《失业生》这样的影片本身质量的认可度没有那么高,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不少观众对于过于密集的重映片的审美疲劳。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初有《一代宗师》3D、《甜蜜蜜》、《功夫》3D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密集重映,结果这三部电影的票房成绩,也明显是按时间顺序逐渐下滑。到《功夫》3D上映的时候,依然有人在拿“还星爷一张电影票”的噱头为影片造势,效果却有点适得其反。在连续地过度消费情怀之后,观众的情怀已然被透支,没有太多人愿意继续为之买单。从此以后,“还XX一张电影票”几乎沦为一个负面的梗和噱头。

对于整体的电影市场而言,重映注定不会是主流,而只是一种调剂市场多样化的补充。那些优质的经典电影再度重映,我们固然欢迎,但如果把重映当作一本万利的买卖,恐怕也会吞下苦果。我们期待能在大银幕上见到更多修复后的影史经典,也希望重映的电影里少一点投机取巧的浑水摸鱼。

经典老片上映,在如今已不是新鲜事,其上映原因主要是情怀因素和利益因素。不过,不是所有的老片上映都可以挣钱,可谓“上映有风险,片方需谨慎”。

《红高粱》海报(左:1988年;右:2018年)

这股电影重映的风潮,始于2009年的《东邪西毒:终极版》。王家卫的《东邪西毒》早已成为影迷心中公认的后现代经典作品,此次重映的《终极版》,经过了重新剪辑,包括画面、时长、配乐、标题、对白等诸多细节,都与当初的94版不同。在不少人眼中,这已经是与94版截然不同的另一部电影。

影片账

诚然,电影《红高粱》的重映,跟电影的主创人员已无太多关系,而对于电影的主要发行方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而言,也更多的是基于情怀,而非仅仅出于牟利考虑。不过,在商言商,大规模的院线重映,经济账始终还是应该算分明。观众可以只在乎情怀,发行方与院线不能不有本生意经。随着电影重映越来越成为一种频繁现象,通过对近年来重映电影的市场表现做一梳理,仍然有助于厘清其中的门道。说到底,观众希望在大银幕上欣赏到更多样化的好电影,电影院线希望收获更高的票房收入,若能两全其美,自然皆大欢喜。

云顶娱乐 2

老片重映热度几何?

如果不考虑在电影节等活动上的小规模重映/展映行为,全国大范围的电影重映,最早且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当属2008年重映的动画片《葫芦兄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86年出品)。电影版《葫芦兄弟》在当年获得了971万元的票房成绩,如今看来似乎不值一提,却位列2008年当年票房排行榜第58位。之后,2009年重映的《东邪西毒(终极版)》、2010年重映的《黑猫警长》,也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表现。

在国内的电影网站豆瓣上,《东邪西毒》和《东邪西毒:终极版》就有两个不同的电影条目。这两个条目最初一度被豆瓣合并,但是由于更多网友认为这是两部不同的电影,应该区别对待,后来才又把条目各自分开。

华语片的重映潮始自于王家卫的《东邪西毒》。这部影片2009年在内地重映之际,打出了“纪念张国荣”的口号,取得了近4000万的票房,也让观众开始熟悉“老片修复”这个词。

2012年重映的《泰坦尼克号(3D版)》,豪夺9.5亿元票房,成为年度票房亚军。受此佳绩鼓舞,陆续有一批影片以3D版本重上大银幕,如2012年重映的《大闹天宫》、《2012》,2013年重映的《侏罗纪公园》、2014年重映的《冰河世纪2》、2015年重映的《一代宗师》与《功夫》,都是2D转制为3D后推向市场。

《东邪西毒:终极版》就此为一部电影的重映给出了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经过重新剪辑的电影,其实是一部全新的电影。精心地比较重映版与原版的异同,也成了许多影迷和影评人深入研究一部电影的手段。

詹姆斯·卡梅隆的《泰坦尼克号》拍摄于1997年,当年在中国公映时的票房是3.6亿元人民币。2012年,卡梅隆花了上千万美元进行修复和3D格式转制,重新在全世界公映,结果该片在中国的票房居然超过了1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占了该片重映时全球总票房的六成以上,使得经典老片重映在国内成为一大商机。

在这一股重映的热潮之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怀旧”香港电影,成为发行方青睐的重映对象。如2015年重映的《甜蜜蜜》、2016年重映的《缘份》、2017年重映的《失业生》、2018年重映的《阿飞正传》等。《红高粱》的此次重映,能否引领一股新的风潮,并帮助大众重新“打捞”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内地优秀影片,也未可知。

相似的手法在几年后又被王家卫玩了一次。2015年1月,在《一代宗师》(2013》上映两周年之际,重新剪辑过后的版本在国内重映。原本130分钟的版本,被剪到了111分钟,不少镜头和场景的顺序也有变化。一时间,原版和重映版孰优孰劣,成了影迷间争论不休的话题。

经典老片重映目前已经成为风潮:国际大片方面,《泰坦尼克号》之外,斯皮尔伯格拍摄于1993年的《侏罗纪公园》2013年以3D版本在国内公映;2009年公映的灾难片《2012》在2012年以3D版重映。国内经典方面,《一代宗师3D》《功夫3D》《倩女幽魂》《甜蜜蜜》《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等纷纷重映。甚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经典电影,也被修复后重上院线——1927年公映的史东山导演的默片《奋斗》今年9月重映;今年10月,《一江春水向东流》修复版,在58个城市的130家艺联加盟影院的210块银幕上映。

如果对近年来重映的电影,做一个归类整理,则大抵可以归属为以下三大类别。

除了重新剪辑之外,重映的《一代宗师》还全部转制了3D。在3D愈发普及的时代,一部电影的重映,转制3D版本成了最好的理由。

修复账

一、动画电影

最适用于这一理由的,无疑是那些本来就以视觉和特效为最大卖点的好莱坞大片。先后于2012年和2013年重映的《泰坦尼克号3D》和《侏罗纪公园》,在重映时都经过了全新的3D转制。这两部电影在电影史尤其是特效史上的经典地位想必无需赘言,重新转制后的3D版本,也令不少观众认为“绝对值回票价”。

老片修复花费多少?

2008年重映的《葫芦兄弟》、2010年重映的《黑猫警长》、2012年重映的《大闹天宫》与《邋遢大王奇遇记》——巧的是,四部电影都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严格来讲,除《大闹天宫》外,都不能算是“重映”,而是在原有动画剧集的基础上,经过修复和剪辑之后的“首映”。这四部动画电影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又以《大闹天宫》为最高,取得了4951万元的票房成绩,当然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大闹天宫》采用了票价更高的3D制式的缘故。

在这两部电影问世的当初,电影业的3D技术还远不够发达,因此它们也都是以2D的面貌与观众见面。但这两部电影出色的视觉表现力,又极其适合用全新的3D技术来实现,其效果远胜于大量有名无实的“伪3D”新片。

香港影人吴思远在2009年推出的修复且重新剪辑版《东邪西毒:东邪西毒终极版》,收获3400万元的票房,据了解修复该片花费了几百万元;1987版《倩女幽魂》经过近一年的修复后重新上映时,投资人吴思远就透露:“修复一部影片起码是200万元人民币。你要把它修补得非常好,就要花更多的钱”——像美国修复重映《白雪公主》的花费就达300万美元。

云顶娱乐 3

经过3D转制后的重映版,不但能让许多当年在大银幕错过了它们的影迷有领略其魅力的机会,而且对于影片本身而言也是一次重新焕发生命力的机会,可以说皆大欢喜。这两部电影的重映版本,在国内也收获了重映片的最高票房,分别是9.5亿和3.5亿,足见市场的认可。

业内人士透露,老电影的修复包括画质修复和声音修复,画质修复包括胶片清洗、补帧、调色、去抖、去痕等;声音修复则要把声轨输入电脑,降低噪音,调整声音播放速度,修正音质,再进行声画合成,重新剪辑转换成数字格式保存。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经典动画剧集重映海报

云顶娱乐 4

中国电影资料馆研究室副主任黎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介绍,由于工作繁琐,一天下来,一个工作人员一般只能完成100到200帧的画面修复,而一部90分钟的电影,大约有129600帧画面。这样算下来,一部保存十分完好的电影,简单修复需要一到两个星期。“但是,要想达到一定的美学标准,一帧一帧地精细修复,一部电影起码要用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的时间。”这样算下来,一部经典老片的修复费用应该在几百万元左右。而像老电影《渔光曲》,破损非常严重,经过近两年时间才修复完毕。

如果说以上四部动画电影,相当大比例的受众,仍是想要去电影院找回童心的“叔叔阿姨辈”成年人,那么2017年重映的《麦兜响当当》与《麦兜当当伴我心》,或许意图打动的便主要是“哥哥姐姐辈”年轻人了:《麦兜响当当》与《麦兜当当伴我心》,分别是2009年与2012年上映的电影。两部影片选择了“背靠背”的重映方式:《麦兜响当当》于2017年3月17日重映,《麦兜当当伴我心》于同年4月7日重映,前者取得了8307万元的票房,后者亦不弱,有4891万元票房入账。

与3D转制类似的是数字修复,都是经过全新的技术处理,让一部经典老片以崭新的面貌示人。包括《红高粱》(1988,2018重映)、《英雄本色》(1986,2017重映)、《龙猫》(1988,2018重映)、《倩女幽魂》(1987,2011重映)、《新龙门客栈》(1992,2012重映)、《甜蜜蜜》(1996,2015重映)、《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1994,2017重映)在内的大量重映片,都是经过全新数字修复的版本,其清晰度和色彩,绝大部分都远胜于老旧的版本。

票房账

云顶娱乐 5

由于这些影片大多数都距最初上映已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不可避免地会遭遇胶片损坏的情况,很多人通过电视或电脑观看的这些影片,都画质模糊,缺乏光彩。在很大意义上而言,数码修复就像是赋予了这些电影第二次生命。

老片重映都能捞金?

《麦兜响当当》与《麦兜当当伴我心》的重映海报

另外,现在的主流观众,绝大部分当初都无缘在大银幕上观看这些电影,现在让他们以更习惯的高清画面质感去领略这些影片的风采,也是重映的题中应有之义。

尽管经典老片重映成潮流,但并非所有经典影片都能够通过重映而“梅开二度”,修复版《倩女幽魂》和《新龙门客栈》就未赚钱,上映不久匆匆下线。即使是海外大片,命途也非一帆风顺,《2012》票房则逊色了不少。今年重映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和《失业生》,票房成绩就可谓冰火两重天,《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在《速度与激情8》的强大竞争之下,票房拿到近2亿元,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而《失业生》虽然有张国荣、陈百强两位超级偶像主演,上映10天也才拿到600万元。

除了国产/港产动画电影重映,亦有过进口动画电影重映的尝试:《冰川时代2:融冰之灾》是2006年的电影,但在2014年以3D形式重映,又邀请来黄磊父女配音,最后票房成绩为8045万元,相当不错。

一个有趣的案例是2017年重映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在此之前,其实《大话西游》的上下两部《大圣娶亲》和《月光宝盒》曾于2014年在国内进行过一次重映。只不过2014年重映的版本仍然是原始的胶片版,而2017年重映的版本则是经过2K修复的全新数字版,而且增添了十几分钟的新镜头。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之前曾在国内影院放映过,且近两年周星驰作品颇多,星爷也面临着被“过度消费”的问题。外界本对《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复映的票房不抱太大期望,但为何该片能取得近2亿票房?负责影片发行的北京启泰文化发展集团董事长杨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分析:首先,这绝对是经典作品,值得人们走进影院;其次,这部电影对80后是不可替代的情怀,但对很多90后来说,估计是只闻其名、未见其片,因此他们宣发时就重点将信息精确地传递给90后,将80后视为存量人群,将90后视为增量人群;第三,那时的演员周星驰和现在的星爷可谓判若两人,那时正是朱茵、莫文蔚、蓝洁瑛等女演员的大好时光,她们的银幕形象那么美那么鲜活,所以,“我们都不用刻意强调加长、彩蛋、2K修复等等噱头,只是把这几个点精准传递出去就够了。”

云顶娱乐 6

结果,2014年上下两部总共才收了1000万左右的票房,而2017年单独一部《大圣娶亲》就卖到了近2亿票房。这一鲜明的对比,可以说是当下的观众对于一部电影的重映版本接受与认可程度最好的证明。大家不但想看更清晰的版本,而且想看多少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版本。重映电影并非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此外,倚重“大数据”的时代,杨硕对这部电影也有基于量化的理性分析:“影片上一次登陆大银幕只上映了一周时间,票价较低,只有百家影院参与了放映活动,最终的票房是2000多万元,表明那次放映并没有吸引观众完全参与,还有票房潜力。”杨硕本预计《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复映的票房为8000万元,但上映3天票房即过亿,最终达到两个亿。

《冰川时代2:融冰之灾》重映,由黄磊父女配音

电影重映,通常需要个由头。一个常见的重映理由,是为了纪念某部电影的上映XX周年。《新龙门客栈》《大话西游》《侏罗纪公园》都选在了影片的20周年进行重映,《龙猫》《红高粱》则是在30周年后进行重映。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大卖后,杨硕坦言有很多部经典电影的片方找他,希望在他的运作下帮助复映,可是都被他婉拒了,“首先,公司没有做复映的计划;其次,不是每部经典电影都具备复映赚钱的条件,不能因为看《大圣娶亲》挣钱了就一拥而上。”他认为经典电影虽很有生命力,但是值得复映的影片就金字塔尖那么几部,他不想过度消耗情怀,不想为了挣钱而复映:“《大话西游》不仅仅是一部经典电影,还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可是有的经典电影不具备大的爆点,要修复上映的话,起码需要六七百万的成本,又没有网络版权,这意味着复映后得有两三千万的票房才可以平了成本,做到这点不容易。”

重映始终是在有限的池子里“寻宝”。池子渐渐枯竭,手握经典IP的出品方,如中央电视台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选择“重启”经典,在原有动画角色的基础上,“故事新编”。《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系列动画电影、《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以及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期间上映的《阿凡提之奇缘历险》,均是全新故事,尽管口碑参差不齐,商业成绩倒都不俗。

云顶娱乐 7

价值账

另一个值得引起关注的现象,则是大量质量平平的儿童向动画电影,也借着重映,“收割”低龄观众。例如,仅2017年,就有《潜艇总动员5:时光宝盒》、《超能兔战队》、《龙骑侠》等多部成年观众闻所未闻的动画电影选择重映,而票房成绩相对这些电影的制作成本而言,想必获利丰厚。

在周年这样具有特别纪念意义的时间点上重映一部经典电影,具备一定的话题性,同时又带着几分仪式感,也自然更容易让注重仪式感的影迷们买单。

老片重映意义何在?

最近的一个例子,则是国庆长假期间上映的动画电影《嘻哈英熊》。这部电影曾在2017年5月28日院线“一日游”,票房成绩只有惨不忍睹的255元,位居2017年院线电影票房排行榜倒数第二名。然而咬牙挤进国庆档期,在10月4日重映后,尽管排片率只有1.5%,但上座率达到了19.6%,单日票房134.5万元,可说是扬眉吐气。

另一个重映的契机,则是为了配合某位导演即将上映的新作的宣传和造势。这方面的例子是吴宇森的《英雄本色》和张艺谋的《红高粱》。

对于经典电影重映,业内人士表示,技术是主要元素,“新瓶装旧酒”要看你用的是什么新瓶——如果只是简单的翻新、上色,对于见多识广的观众来说,也没多大意思;但如果是重新做一个瓶子,以3D、IMAX、4K这些最新的电影技术重新包装,那对于观众来说,除了剧情外,无论是从画面、视觉和听觉角度来说,欣赏的都是一部新电影。

云顶娱乐 8

《英雄本色》重映时,正值吴宇森的《追捕》即将上映,片方适时推出了吴宇森这部认知度最高的代表作,想为新片造势,结果没想到观众们对于《英雄本色》的认可远胜于《追捕》。投资2亿、大范围公映的《追捕》上映十天票房方才艰难破亿,而放映银幕数远少于《追捕》的《英雄本色》却收了3500万票房。在一部质量堪忧的新片和一部早已得到公认的老片之间,观众的选择,可谓一目了然。

老片重映难免让人想到“捞钱”二字。但抛开利益不谈,老片新映至少可以让人们见识一下经典的力量。时下中国电影界票房猛增伴随影片品质下滑,老片重映是一种刺激。人们都迫切地在“向前看”,盼望电影能够提供更加新奇的娱乐,盼望自己心仪的男神、女神在银幕上演绎迷茫青春,盼望中国电影每年都在复制井喷的票房奇迹。但其实,也不妨适时地停下来“向后看”,反思一下电影在艺术水准上的得与失,而经典老片重映便是把往昔的品质标尺立在了今天的影院里。

《嘻哈英熊》重映海报

无论重映有多少种不同的理由,其背后最大的理由,永远是观众的需求。而观众最强烈的需求,自然是那些多年来无数人喜爱和推崇的明星。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电影商品对绝大部分观众而言都是一次性消费品,儿童观众亦不例外。儿童观众的特殊性在于,他们对动画电影的消费需求更缺乏弹性,对动画电影的质量也更不“挑剔”。此外,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儿童观众将迅速成长为青少年观众,并转向消费更成人化的电影类型,但对于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儿童观众市场的总量仍可观,消费能力也仍在保持增长。因此,儿童电影的重映,对电影发行方仍然充满诱惑。大的电影公司爱惜羽毛,不会过分消耗自身口碑;小的电影公司就只看重商业利益,而缺乏精耕细作打磨作品的耐心。

在华语电影里,重映影片最多的明星,无疑是张国荣和周星驰。张国荣因其“不疯魔不成活”的演技和独一无二的话题性,周星驰因其作品的超高流传度和普及性,在影迷群体中,都早有“封神”的态势。正是因此,近十年来,张国荣有《东邪西毒:终极版》《英雄本色》《倩女幽魂》《失业生》(1981,2017年重映)等多部作品重映,周星驰也有上下两部《大话西游》和《功夫》(2004,2015年重映)得以重映。《大圣娶亲》的两度重映,甚至引发了好一阵“还星爷一张电影票”的话题热议。

不过,对这一细分市场而言,重映的时机选择,以及能够争取到多少排片空间,直接影响到重映的票房表现。而这一细分市场在非特殊节假日期的市场规模,大约也并不具备太大的上升空间。重映的动画电影无一突破亿元票房大关,上述提及的《潜艇总动员5:时光宝盒》、《超能兔战队》、《龙骑侠》,均选择在5月28日重映,显然瞄准的是“六一儿童节”,但排片率总和最高也不到10%,票房总和也不到6000万元。动画电影的最高票房纪录,是2018年春节档期的《熊出没:变形记》,突破了6亿元,这既是借了春节档期的“牛市”之便,也是因为排片率争气,一直维持在接近10%。

云顶娱乐 9

总体而言,动画电影的重映,热度渐退,市场反响也逐渐趋冷。动画电影市场对观众的争夺,正在回归“以质取胜”的良性发展道路。

无论有多少人是抱着“还XX一张电影票”的心态去观看那些重映的影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有大量重映的电影实实在在地赢得了观众的认可。相较于冒着不小的风险去观看大量了无新意甚至是粗制滥造的新片,重温一部已被时间检验过的经典旧作,反而有更好的观影体验。况且,这些重映的电影,有相当一部分观众可能此前并未看过,对于他们而言,这就是一部全新的电影。

二、香港电影

而且,对于我国的很大一部分主流观众而言,其实依然有大量的经典电影有待“补课”。只要影片质量上乘,版本优质,完全有市场空间。近几年抢票抢得火热的北京电影节和上海电影节,每年都有大量的经典老片展映被迅速一抢而空,明显供不应求。

香港电影的重映,标志性事件是2009年重映的《东邪西毒(终极版)》。《东邪西毒(终极版)》选择3月26日重映,这一档期通常并不被市场看好。但影片最终收获2700余万元票房,位列2009年票房排行榜第43名,和1994年上映时的“票房毒药”境遇,天上地下。

这些在电影节展映的影片,某种意义上而言也属于重映,只不过很多影片因为版权问题,目前要想大规模公映还不太现实。但北影节和上影节节节攀高的热烈抢票场面,其实已经证明了这些经典影片的市场需求。

《东邪西毒(终极版)》之后,一大批香港电影经过修复,登上内地大银幕。其中相当部分影片,严格来讲,也不能算作“重映”,毕竟其最初为内地观众欣赏到的渠道,多为录像厅、碟片租赁市场、地方电视台等。因此,香港电影重映时往往会打出“还电影票”的宣传口号,以招揽观众为情怀买单。

但重映从来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事实上,在近年来重映的数十部电影中,票房可观的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的成绩并不理想。当重映的影片日趋增多时,越来越多滥竽充数的重映片也混进了市场。

尽管公认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也并不是所有香港电影都能够得到同等的尊崇,以及重新上映的机会。市场更青睐有极高知名度和大量忠实影迷的“精品”电影,如周星驰、张国荣、王家卫、陈可辛等明星演员和明星导演的代表作。

其中最典型的是大量低幼化的国产动画,如《摩尔庄园2》《超能兔战队》《潜艇总动员5》等等。这些国产动画即便在首次上映的时候,也鲜有人问津,重映的目的,摆明了是拿现有的影片再圈一次钱,能蒙一点算一点。像这样的重映片,往往也就是一日游的命运。

张国荣的电影,近年来频繁重映,如《失业生》、《缘份》、《倩女幽魂》、《英雄本色》、《阿飞正传》、《东邪西毒》等。不过即使巨星地位如张国荣,也并非所有重映影片都能得到“荣迷”(张国荣粉丝)买单。今夏(2018年6月25日)重映的《阿飞正传》,票房成绩为1973万元;去秋(2017年9月8日)重映的《失业生》,是张国荣较冷门的早期作品,因此尽管电影中还有陈百强、钟保罗等明星出演,票房成绩仅得609万元。

即便是一些有明星加持的重映片,效果也未必理想。张国荣的《失业生》重映票房只有600多万,周星驰的《功夫》3D版也不过2500多万,而《功夫》的3D转制成本就达到了2000万,配合重映的宣传费用也高达1500万。

云顶娱乐 10

这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一部分原因是观众对于像《失业生》这样的影片本身质量的认可度没有那么高,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不少观众对于过于密集的重映片的审美疲劳。

近年来重映的张国荣电影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初有《一代宗师》3D、《甜蜜蜜》、《功夫》3D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密集重映,结果这三部电影的票房成绩,也明显是按时间顺序逐渐下滑。到《功夫》3D上映的时候,依然有人在拿“还星爷一张电影票”的噱头为影片造势,效果却有点适得其反。在连续地过度消费情怀之后,观众的情怀已然被透支,没有太多人愿意继续为之买单。从此以后,“还XX一张电影票”几乎沦为一个负面的梗和噱头。

有类似“遇冷”遭遇的,还有陈可辛的经典影片《甜蜜蜜》。《甜蜜蜜》有张曼玉、黎明两大明星出演,电影在豆瓣网上的评分亦高达8.7分,但重映也仍然是“雷声大雨点小”,最终入账1200余万元票房。

对于整体的电影市场而言,重映注定不会是主流,而只是一种调剂市场多样化的补充。那些优质的经典电影再度重映,我们固然欢迎,但如果把重映当作一本万利的买卖,恐怕也会吞下苦果。我们期待能在大银幕上见到更多修复后的影史经典,也希望重映的电影里少一点投机取巧的浑水摸鱼。

即使是近年来市场号召力举足轻重的周星驰,2014年10月24日两片连映的《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票房表现也只得千万元之数。不过,2017年4月13日,《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以加长版的形式重映,同档期又仅有《速度与激情8》一部类型迥异的“大片”竞争,因此争取到最高15%左右的排片率,最终票房成绩为1.89亿元,大获成功。

总体而言,香港电影重映,走怀旧策略,相当部分观众是资深影迷。这类观众往往也是各大电影节上购票最踊跃的观影群体。此外,由于不少重映港片的年代久远,因此即使盛名在外,也有数量可观的观众是“只闻其名”,而并没有真正欣赏过。对于这类观众而言,重映的香港电影也可以算是“新片”。尽管这些影片可以在视频网站以更低廉和更方便的方式在线观看,观众也仍然有去影院大银幕上欣赏影片的意愿。不过,同档期是否有更具吸引力的新片上映,以及重映影片的场次时间和票价,都对影片的商业成功产生决定性影响。或者说,只有天时地利人和齐具,才有创造票房奇迹的可能。

香港电影重映的另一个特殊现象,是借力翻拍新片的宣传“炒冷饭”,或为翻拍新片的上映造势。例如2011年重映《倩女幽魂》,正逢古天乐、刘亦菲主演的新版《倩女幽魂》上映;2017年重映《英雄本色》,也正逢《英雄本色2018》上映。新老影片的上映适当错开档期,避免正面“打擂台”,也起到了互相营销的作用。

三、转换制式后的电影重映

3D技术在商业电影里的大规模运用,始作俑者是2010年的引进大片《阿凡达》。之后的商业大片,3D技术渐成“标配”。2012年重映的《泰坦尼克号》(3D版),在中国市场收获的热度,远超北美本土。即使有3D电影票价更贵的缘故,《泰坦尼克号》(3D版)的9.5亿元票房成绩,还是让业界震惊。2012年也是电影市场全面拥抱3D技术的一年,除《人在囧途之泰囧》外,票房排行榜单第2-10名均为3D电影。年底重映的另一部好莱坞电影《2012(3D版)》,在北美市场反响平平,在国内也取得了1.4亿元的票房成绩。这一势头延续到2013年,则有《侏罗纪公园(3D版)》,收获了3.49亿元的理想票房。

好莱坞大片的3D重映,商业成功的背后,是观众对视觉奇观的追逐,以及发行上的“给力”。《泰坦尼克号(3D版)》上映首日的排片率高达43.5%,是很多顶级大片都不敢奢求的压倒性排片优势。《2012(3D版)》重映期间,也只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部3D影片,可以在视效上与之相匹敌。随着3D技术在电影制作上变得稀松平常,观众的消费心态也渐趋理性。

云顶娱乐 11

《泰坦尼克号》(3D版)、《2012》(3D版)

早年优秀的华语电影多以剧情取胜,并不以特效见长。“徐老怪”徐克的电影,以视觉语言独树一帜,不过徐克近年来仍有新作持续面市,因此并未听闻有将旧作3D化的计划。倒是王家卫电影《一代宗师》,以及周星驰电影《功夫》,在2015年相继推出3D版本。然而尽管两部电影都享有“金字”招牌,重映后的票房表现,仍不尽如人意。2004年上映的2D版《功夫》,票房成绩有1.6亿元;2013年上映的2D版《一代宗师》,票房成绩有2.89亿元。而2015年的《功夫(3D版)》与《一代宗师(3D版)》,票房则分别仅有2000余万元和6000余万元。可见观众并不会仅仅因为电影制式的改进,而重新走进影院。重温经典电影,绝大部分观众的选择,或许也仍是视频网站的高清在线播放等“居家”方式。

云顶娱乐 12

《一代宗师(3D版)》与《功夫(3D版)》海报

电影重映不见得总是“一本万利”甚至“无本万利”的生意。尤其是对于需要进行转制和修复的电影而言,所费不赀。而为大规模院线重映所需要支付的营销费用,也不容小觑。例如,公开资料表明,《功夫(3D版)》进行转制,投资逾2000余万元,宣发费用旗鼓相当。显然,《功夫(3D版)》的票房回报,远不足以覆盖投入成本。这大约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近年来的电影重映,在影片的选择上,越来越谨慎,而上映策略也越来越保守,渐渐变为小众的狂欢,而不再成为有大规模影响力的行业事件。

至此,我们可以对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的重映现象做一个总结。对于绝大多数电影而言,快速消费品和一次性消费品的性质,决定了电影商品的生命周期往往短暂。新电影不断进入院线,老电影则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上映周期后,退出院线市场,转向碟片市场及在线播放平台。然而,优质的电影产品,具备持续吸引新老观众的艺术魅力。当需求积累到一定程度,便具备了重映的商业可能性。

在过去的十年里,国内电影市场出现过几次重映电影的小热潮,市场反响不一,既与影片本身的质量是否过硬有关,也严重受到影片重映时的市场环境影响。尽管一般观点认为,在线播放平台和视频下载软件的发展,将会降低观众前往影院观看电影的意愿。从实际市场反应来看,观众仍然愿意享受进入电影院观影的乐趣,并为影院所提供的独有音画播放效果支付溢价。因此,电影重映仍然有可能在满足消费者情怀的同时,算好生意经。而健康健全的电影市场,也应为不同需求的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观影选择。

(文中数据据公开资料整理)

(作者冯仕亮,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李宇,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相关文章